山水人文學會

關於部落格
台灣人文史蹟生態保育、田野調查研究紀錄報導-- 長期致力於台灣田野文史生態關懷、推動與實踐,讓更多人一起來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一份心力。
(精彩的山水人文生態遊學活動照片,請連結上方 "相簿" 進入內容觀賞)
  • 60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失落森林之寶-台灣最後雲豹故事-吳智慶1993著

 
失落森林之寶-台灣最後雲豹故事
吳智慶1993著
 
位處於亞熱帶之交的台灣海島上,四百年前是野生動物的大本營,稱那時的台灣為「動物王國」絕不為過,活躍此間的,光鳥類就有五百多種,大型哺乳動物約五十餘種。
 
人類與動物的關係雖一直處在優勢的獵者地位,但長久以來,總是維持一定的生態平衡,尤其幾世紀以前,台灣山地原住民以山為家,森林是他們生活的屏障,捕取肉食是為了生存,是物競天擇的定律。但自十七世紀荷蘭人登陸台灣開發,歷經明、清、日、國民政府,超量物質文明的侵入,才真正是台灣野生動物厄夢的開始!先是濫捕濫殺,滿足進補的迷信,訂單收購,大量動物皮毛的出口。
 
可是這仍不是台灣野生動物絕跡滅種的主要原因,真正的禍因是整個生態環境的被破壞。平原墾為田地,加上日治時代接續戰後國民政府,動用國家經濟政策;高山原始森林被大量砍伐,結果整個生態環境遭逢劇變,野生動物消失的種類與數量真是史無前例。動物幾乎成了無殼生物,踪跡無所遁形,不是成了更明顯的獵殺目標,就是整個大環境已無法提供牠們生存的條件。這其中,最讓人痛心的,莫過於國寶級動物,幾乎已被認定瀕臨絕種的「台灣雲豹」。
 
曾有台灣「森林之王」譽稱的雲豹,是這塊土地山林中體型最大,外觀最美麗的貓科動物,體長可至100公分,尾部約80公分,幾乎與身體等長,十分有力,除可保持身體平衡外,更有助於爬樹及樹上生活,一身光鮮的深褐色雲彩斑紋,層次分明,這些斑紋也是最好的保護色,只要牠匍匐在高度三十公分以上的草叢內,就能達到隱藏身軀的目的。
 
生性靈敏兇猛,行動快速無聲息,還能利用尾巴支撐平衡,倒掛樹枝背面進退爬行,白天棲息平貼在樹幹上等候獵物,不易被發現,一但看準目標,便先將後兩腳交叉勺住樹幹,倒吊在樹上,等獵物靠進,一躍而下,獵物瞬間便慘死在牠的尖牙利爪之下。
 
雲豹有種特殊習慣,就是獵食往往先吃內臟,吃飽將獵物留在原地後離去,約二-三日再回再吃其餘部分,這給獵人製造了最好的誘捕機會,雲豹這種習慣真是牠的致命傷。雲豹兇猛美麗、柔軟的皮毛價位高,被視為珍貴的皮貨,更是人類優先獵殺的原因。再加上人為開發由平原直入山區,迫使原本應生活在1000公尺原始闊葉林區的雲豹,不得不往不適合牠們的中央山脈高山遷移,食物的種類、數量減少,雲豹的數目便急速銳減,最後幾次發現地點,都是在三千公尺高海拔的中央山脈深處,現更行跡杳然。
 
南台灣魯凱族有一段美麗動人的傳說,六百年前,一隻被蓄養且通靈的雲豹,帶領台東魯凱族人翻山越嶺來到大武山區打獵,至屏東隘寮溪上游好茶山丘陵台地就不願再走,部份族人認為是神的旨意由雲豹代示,便決定在此定居,建立好茶博安部落,這便是西魯凱族西遷建社發祥之地。
 
每年四月三十日台東延平鄉紅葉村布農族均舉辦盛大的打耳祭,當現任頭目村長戴著雲豹牙齒所製成的頭飾,身穿雲豹皮衣,用桃枝、油松點燃祭火,在族人圍繞場中主持祭儀時,那件碩果僅存的雲豹皮衣,紋色鮮麗更顯主導地位高貴。在布農族人傳統祭祀歌謠合音吟頌:『馬拉斯達棒』報戰功祭中,剽立場中真是虎虎生威,搶盡風頭。
 
布農族昔日紅葉頭目後代胡惠景先生接受筆者採訪,說起雲豹皮衣的故事:「日治時代初期的阿公『拉富』是紅葉村的大頭目。八十年前,打耳祭舉行前的狩獵,帶著獵狗在山上的古比毫獵區發現這隻大雲豹,足足追了三天才打到,追逐過程中還被咬死兩隻心愛的獵狗,最後總算一槍斃命。
 
這隻雲豹之大前所未見,屬雄豹,重八十公斤,身長足有一百三十公分,皮衣處理後淨重半公斤多,穿在身上皮長及膝。只是自從獵了這隻雲豹之後,布農族人從此再也沒有見過雲豹的蹤跡了!牠的排泄、吃過食物留下的遺跡,也在老獵人記憶裡逐漸模糊遺失了!」
 
聽了胡先生的述說,借穿著在身上,忍不住觸摸著雲豹柔軟的皮毛,一種複雜的心緒油然而生,這已相傳兩代的皮物,曾經代表著人類與動物之間互動,如今這關係卻也由人類的雙手來切斷。雲豹的消失,不就意謂著綠色台灣野地自然生態,也逐漸在沉淪失落之中嗎?!
 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